首页 明星 影视 音乐 综艺 八卦 演出

它播四十分钟,我眼泪鼻涕就流了四十分钟

Date:2020-11-30 17:19 来源: 青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 正文

  经过一年漫长的等待,口碑炸裂的《和陌生人说话》第三季终于开播了。

  虽然许多人这档节目很陌生,但是它已经连续推出了三季,每一季评分都是完全不掺水分的9分+。

  网络上的很多热门话题,也是从这档节目开始掀起讨论的。

  比如,把“追女生当游戏”的PUA大佬;

  为四百万去伊拉克卖命参战的雇佣军;

  以及受群体精神暴力长达8年之久的“神女”等。

  第二季因为内容过于敏感,还被停播下架过一段时间。如今,第三季来了,内容依然高质量。

  第五集《余生只信陌生人》上线之后,#老人将300万房产送给水果摊主#话题激起了千层浪,挂在热搜上多天,也让大家发现了常被忽视的独居老人群体。

  上海一位88岁的马老先生,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亲朋邻里都无法理解的决定,他把所有遗产,留给了家附近的水果摊摊主。

  高龄老人,巨额财产,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几个关键词似乎构成了一场完美的骗局。

  然而,了解完整个故事后,你一定会感慨万千。

  老先生叫马林(化名),是一名退休工人,前些年先是老伴去世了,留下他和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相依为命,后来……儿子也意外在家中猝死。

  老先生成了独居老人以后,难免引来一些动歪脑筋的人,他称:“小区里的老太婆都想住进来捞钱,亲戚让我早点写遗嘱。”

  马老先生对此也不是毫无防备,他心里头清清楚楚,那些觊觎他房产却从不来看望的亲戚们,干脆就不来往了。

  老先生没什么朋友,唯独喜欢小孩子,有时会买些零食给小区的孩子们。渐渐地,就跟开水果摊的小游一家熟络起来。

  小游来自河南,今年35岁,几年前与妻子和三个孩子来到上海,一家人就住在水果摊旁的简易棚里。

  老先生每天没事就去他的水果摊坐一会儿,小游也经常帮老人一些小忙。

  几年前,马老先生的儿子突然去世,从追悼会到落葬没有一个亲戚出现过,只有老先生一个人,最后全是小游陪着老人办事。

  后来又有一次,马老先生在家中摔倒后昏迷不醒,是小游发现并把他送到医院,给亲戚打电话都说走不开,不愿意赶来照顾他。

  那段时间小游白天看水果摊,晚上就去医院陪护,直到老人康复出院。也许是从那一刻起,在老先生心里已经把小游当成了可以依靠的家人。

  连续经历了几次大的变故,老先生下定决心,邀请小游一家搬进自己家中,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

  家庭的温馨和谐,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这可能是老先生一辈子最想要的东西。

  最让人感动又有一丝心酸的是,小游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遇到了老先生帮助自己的家庭,但老人家反而说,遇见了小游这样的人才是自己运气好。

  不久后,小游和老人去上海普陀区公证处办理了意定监护,他们之间“陌生的亲情”获得了法律的保护。

  意定监护指成年人在意识清醒时,根据自己的意愿,选定临终监护人处理后事。

  这个人可以没有血缘关系,也可以不是法定继承人。

  还有其他凭靠非血缘关系建立起来的羁绊,也都非同一般。

  一位90岁老人来到公证处,想要指定保姆为自己的意定监护人,还想立一份保密遗嘱:在自己死后把上海的一套房和财产都留给她,“不然死不瞑目”。

  公证人员很诧异,再三提醒老先生:你们别是老夫少妻吧?别上当了!老人家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小邓是有老公的。

  林老西南联大毕业,名门之后。一辈子没有结婚,无儿无女,亲戚们不是在国外就已经过世。

  保姆小邓的到来让林老踏实很多,每天3顿饭,日常起居悉心照料。老人的最后一个月,小邓每天在医院陪着,寸步不离。

  离世后,她按照老人生前的要求处理完后事。在葬礼上,小邓还代表家人致了辞。保密遗嘱终于公布,亲属得知林老的最后安排诧异不满,小邓则吃惊地落下泪来。

  不论是上海老伯与水果摊贩,还是西南联大老人与保姆,在这些人的身上,我们见识到了人与人之间纯粹的善意。

  《和陌生人说话》播了三季,一如既往地关注中国社会的边缘人,与平时听不见的声音对话,带出了更多令人唏嘘的故事和话题。

  上过春晚的“大衣哥”朱之文,同乡村民为了蹭他热度,不断侵犯着他的隐私与生活。

  他的家就像一个演播厅,各个角落里布满了手机和摄影机,生活被360度呈现在别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每天凌晨四五点开始,还有访客陆续登门以各式各样的理由进行搭讪。

  今年4月,一名醉酒男子踹开了“大衣哥”家的大门

  荒诞吗?非常荒诞。

  村民蹭“大衣哥”的流量,侵犯了他的隐私,影响了他的生活,遭遇“杀猪盘”的北漂女孩赵静(化名)也始终难以走出阴霾。

  “杀猪盘”骗局,指通过社交平台挑选易骗人群培养感情,在确定“恋爱”关系后,诱导受害者参与海外非法线上博彩,进而骗取大量钱财的新型情感投资类诈骗。

  5年前,大学还没毕业的赵静孤身来北京闯荡,从包吃住的服务员做起,她一步一步攒下点积蓄。生活稳定下来了,于是她决定要好好谈场恋爱。

  赵静常年混迹于各个社交网站,在网络世界她遇到了一个“男友”。这个男人每天从“早安”到“早点睡”投入了足够的耐心,“坦诚”地告诉赵静,自己学历不行有情伤。

  当赵静渐渐卸下防备,网恋“男友”开始劝说她玩一款APP,理由是玩同样的游戏有个共同爱好,也是异地恋不能见面的一种补偿。

  男人开始将赵静引流到赌博平台,最终,赵静的15万元积蓄被全部榨干。

  一瞬间赵静明白了对方的所有套路,不想当一个认命的受害者,她开始苦心经营让骗子爱上自己,最终凭一己之力让诈骗犯伏法。

  结果大快人心,然而打赢了这场硬核的复仇之战之后,女孩又陷入迷茫与自责的矛盾中:

  “以前的我17岁,现在的我70岁。我被剥夺了信任他人的能力。”

  “他当初用感情骗了我,而我又用感情把他骗回来,那我和他是不是同一种人?”

  “我的痛苦,最终居然只能向害了我的人倾诉。回头来看,这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胜利。”

  《和陌生人说话》不局限于对人物的猎奇,也不进行居高临下的道德评判,而是通过寻求公众话语和个人话语之间的共鸣点。

  也难怪有人将《和陌生人说话》称作“人类观察档案”,因为这些人都是生活中可能与每个人擦身而过的“小人物”,但他们身上又发生着跌宕离奇的故事。

  被误解、被抛弃、被歧视、被围观……在五味杂陈的人生中,他们带着各自不平凡的往事,给了我们有温暖、有力量的思考与启示。

  总策划兼主持人陈晓楠坚持地认为:我特希望更多的人来看我的作品,但我不会牺牲节目的调性来换取流量。

  就像节目的slogan说的一样:“不是只有登上顶端的人,才有资格讲述自己的故事。”

  • 青娱乐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QYUL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300737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