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星 影视 音乐 综艺 八卦 演出

冯小刚接不了的地气,《我在他乡挺好的》是怎么做到的?

Date:2021-07-28 17:27 来源: 青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 > 正文

  俗话说的好,宇宙的尽头,都是北上广,导演的尽头,都是郭敬明。

  大导演冯小刚也没能幸免,至少目前来看,这部号称让他时隔25年重回小荧幕、搬来“半个娱乐圈”参演的《北辙南辕》口碑并不好,豆瓣只有4.7分。“不接地气”、“脱离观众”,网上多是这类批评,更有人直接称之为“京圈儿《小时代》”。

  这与冯小刚早期参与创作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1992年;9.0分)《北京人在纽约》(1993年;8.4分)《一地鸡毛》(1995年;8.7分)相比,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更不要说与其诸多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作品相比了。

  另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我在他乡挺好的》相比《北辙南辕》算是“三无作品”,不是大制作、没有大流量,但却收获了豆瓣8.3的评分,有网友感慨,编剧“似乎匍匐在这届年轻人生活的呼吸里”。

  “太emo了,看了第一集缓了好久”“一直不敢看,怕自己哭死”“成年人的生活从来就没有容易”“大城市留不下,家乡又回不去”“生活看似平静,但只要不幸的小事接连不断发生,还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把两部作品放在一起,娱Sir不是为了拉踩,而是女性题材或者现实题材的作品悬浮已久,或许“脱离现实”、“不接地气”本身也是个伪命题,观众自己可能也未必能说得明白要贴近谁的生活,接哪里的地气。

  在冯小刚的世界里,可能有无数个“大飒蜜”女老板和饭局上会来事的女演员、女公关,这就是他眼中的“现实”和“地气”,他以为比自己过得略差一点,就是人间地狱,他已没兴趣去关心格子间中年轻人们的焦虑、失望、奋斗与艰难。

  《北辙南辕》的现实是已经尘埃落定,像中年版的《奋斗》,而《我在他乡挺好的》是正在路上的年轻人的现实,或许这种烟火气正是当下现实作品所缺少的。

  名导下凡难,地气不好接

  相比“在邮轮上邂逅钻石王老五”、“遇到贵人晋升店长”、“有个痴心男友一直守护自己”这样的角色设定,《我在他乡挺好的》的角色资质更加普通,经历的生活的艰辛更多,更加贴近普通观众的生活。

  她们都被大城市早晚班的地铁所烦恼,打扮精致漂亮的她们被挤的不成样子,剧里每一个女孩的性格和烦恼好像都在我们自己身上找到了她们的影子。

  金婧饰演的胡晶晶,在生日当天从楼顶跳下来的镜头让不少屏幕前的观众破防了,成年人的崩溃可能只在一瞬间。

  胡晶晶平常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成天乐观开朗,工作认真,为朋友们排忧解难,对陌生人也很友好善良,但嘻嘻哈哈的外表下可能是说不出道不明的崩溃和心酸。

  周雨彤饰演的乔希晨,从小城市来到北京,她不敢不努力,害怕被淘汰,租房时遇到骗子,被房东赶出家门,之后租的房子又遇到奇葩室友,北漂的年轻人真不是像一些电视剧里,月入8000就能住大house的魔幻生活,大多数的北漂在北京只能租得起一间卧室而已。

  任素汐饰演的也是大多数女性正面临的窘状,即使你事业有成,但没婚姻孩子,也不会被认为是成功。

  相不错的孙千饰演的许言,也是大多数女生的缩影。看瑜伽减肥视频,但只收藏不做;为了变瘦不吃主食油腻菜,甚至想去做抽脂。

  观众觉得《我在他乡挺好的》真实,是因为这些人就好像是你身边的同事,他们的烦恼跟你的差不多,无非就是为了能在大城市活下去。当然不是说这部剧是完美的,后面爱情线的部分已经有过来人网友告诉大家千万不要爱上自己的上司,否则你会变的很不幸,而那个年下小狼狗如果不是在电视剧里,估计姐姐可能就报警了。

  但瑕不掩瑜,因为真实,因为不刻意贩卖焦虑,因为台词说的都是“人话”,《他乡》还是能引起很多人的共情。

  而冯小刚剧里的人设是我们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剧中的霸道总裁王珞丹,年纪轻轻,人脉就遍及天下,开餐厅也只是为了有个吃饭的地方。在如剧中不入线地的演员盈莹,却在北京有一套四合院,而且就连剧中看上去最惨的冯希,在北京也有一套大的房子,有一个霸道总裁带着赚钱。

  冯小刚曾公开表示“女人智商不够”,男性视角下的女性群像,即使是大导也难以免俗,独立如尤珊珊也曾经选择辍学生子,去面对婆婆“保大保小”的选择;骄傲如戴小雨也要在上司的职场骚扰中保持微笑,靠着酒量站稳脚跟,更遑论三分钟一句“漂亮是职场利器”的观点输出,这些内容在自我标榜“女性向”的作品中显得爹味十足。

  可见大导演的认为的现实是我们普通人高攀不起,当然可能本质上《北辙南辕》也不是拍给“普通人”看的。

  女性焦虑的“暴利”

  记得当年《一起来看流星雨》里楚雨荨女士说了句:“端木他今天带我去了美特斯邦威”被嘲讽至今。之后的国产剧几乎再也没让自己承受如此屈辱,在大牌和空中悬浮不下,短短十几年,国内影视剧风水轮流转,有钱人占据了主导地位,普通人只能往后稍稍。

  娱乐圈暴利后这个行业从明星,编剧,导演,到制片人都活在云端,银行只剩100万的焦虑我们也不会懂。

  编剧写着霸道总裁、北京上海好几套房、企业高管、上市公司、娱乐圈大咖、遗产要继承的设定。 就算真将笔触匀出一点给小职员、医生、片警、进城打工的、十八线普通人。但在不接地气的导演手下,和没有插过电话卡、不会刷地铁卡、不会手机支付、不会点外卖的这些明星的“演绎”下,估计也是拉跨。

  而以前,就算是偶像剧属性明显的《北京爱情故事》里也有石小猛这样的草根角色,他那句“我当年差7分考上清华,现在就想要一个38平米的房子”,是属于现实生活的。

  但是这些在今天的国产剧里几乎都没有了,《都挺好》、《少年派》、《小欢喜》、《小舍得》已经算写实了,但哪儿看得到一个穷人?这些剧特别喜欢写角色的什么愁啊惨啊,一口京片子的他们为着“孩子补习一万块,学区房太贵换不起”、“中年下岗再就高薪职业难”而愁。

  现实之余,大家更爱把目光聚焦到女性现实身上,可这么多年了,围绕女性的作品还是生育危机、职场大龄、丈夫出轨。而在男性视角下,这类作品里的无法代表这个时代女性真实的样子,更无法成为女性剧价值输出的出口。

  像《北辙南辕》的尤珊珊,在很多不经意流露的时刻,看起来就是一个潜在的“名誉男人”。整个角色内核的表里逻辑不一,一边热情义气地帮好朋友怼渣男、送钱开店,一边又站到了男性的身边大谈特谈“我们不能拿青春明码标价”,仿佛一个爹味女先生。

  众生皆苦,看个电视剧就别再让观众培养焦虑了,尤其是女性观众,不仅焦虑还容易致郁,而《我在他乡挺好的》以一种鸡汤式的娓娓道来给出了当下年轻人焦虑的答案,虽然致郁,但也治愈,或许当下年轻人需要的是这样温暖而有力量的作品。

  21年前,《贫嘴张大民的幸福》就告诉年轻人,人得活着才有一切。演到最后,张大民和老婆孩子坐在房顶上放鸽子,孩子问:

  “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有时候觉得没意思,刚觉得没意思,又觉得特别有意思了。”

  “没意思怎么办?”

  “没意思,也活着,别找死。”

  • 青娱乐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QYUL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3007379060